1. 首页
  2. 移动互联网

这轮春运过后,嘀嗒出行是不是该考虑停掉顺风车业务了?

  春节临近,朋友圈里的热议也从“微信封杀XXX”变成了度假备年货,但出行市场却依然热度不减。前有蔚来汽车“趴窝”长安街,后有嘀嗒顺风车车主砍人事件,从汽车到司机没一样让乘客省心。

  在这其中,顺风车再次出现事端,给原本就没有完成“去伪存真”的顺风车市场又上了一根弦,特别是春运期间这种顺风车使用频次远高于平时的时刻出现恶性事件,又让乘客开始思考安全的出行方式如何选择。

  而对于嘀嗒来说,也面临着抉择,一边是通过开拓出租车市场积累的良好口碑,而顺风车市场随时可能发生的恶性事件对品牌带来的减值,另一边是顺风车业务能够为企业带来直接利润,而出租车业务还需要探索可行的盈利方式,两者之间孰轻孰重,如今的嘀嗒出行似乎真的难以抉择。

  所以,我们发问,这轮春运过后,嘀嗒出行是不是该考虑停掉顺风车业务了?

  顺风车市场广阔,吸引众多出行玩家

  这是一片广阔的市场,但也是一片充满“雷区”的市场……

  时间回到2018年,当年的除夕到初六(2月15日-2月21日),约有370万人次乘坐滴滴顺风车完成跨城出行;而在嘀嗒顺风车平台上,在春运的20天内(截止2月20日),其服务人数已超过1136万人,其中2月10日,嘀嗒出行当日的拼车返乡的下单量已达去年同期的3倍。

  去年春运期间顺风车的数据,可以说明顺风车在春运期间存在很大的价值,且就去年来说,滴滴顺风车与嘀嗒顺风车已经分担了部分民航与铁路的客运压力,成为人们返乡的出行重要选择之一。

  但伴随着去年两起滴滴顺风车事件,外界对于顺风车的质疑不绝于耳,但就事态发展来看,谁也没能找到杜绝安全问题的方法,只能通过上线“人脸验证”、“一键报警”等措施尽可能增加安全系数,但这些措施在实质上并不能对顺风车乘客起到安全保障作用。

  也许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滴滴出行在整改中选择了无限期下线顺风车业务,在程维与柳青的联名信中也声明顺风车业务模式需要重新评估,在安全保护措施没有获得用户认可之前不会上线。

  滴滴顺风车的无限期下线没有让行业陷入停摆,去年年底哈啰出行开始招募顺风车司机,试图开拓顺风车业务为更多的用户服务,速途网在当时指出哈啰出行或与芝麻信用携手创造新行业标准,之所以这么说是源于芝麻信用对于顺风车司机或能起到一定约束作用。换句话说,顺风车的双边市场环境有了新的管理约束机制,这将促进行业进步。

  另一边的首汽约车,其CEO魏东也在采访中表示拟推出高端顺风车,虽然一直没有进展,但放话也说明首汽约车开始思考顺风车的产品模型了,只是还在谨慎地观察市场。

  可以看到,虽然顺风车事端发人深省,但出行厂商们却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这其中离不开嘀嗒顺风车的默默坚持,当然也包括哈啰出行在以往顺风车产品模型上进行的升级。从目前行业发展趋势上来看,顺风车产品升级已是大势所趋,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过去顺风车的产品模型已经到了必须完善的时刻。

  总结来说,过去曾走过“出行+社交”弯路的顺风车,在当下新出行竞争环境下已经发展迟缓,需要后来者入局进行一场彻底的颠覆。

  顺风车事件为嘀嗒出行品牌减值,不如在春运后彻底“摘帽”

  去年年底,速途网观察到嘀嗒出行在2018年一整年在出租车网约化方面发力明显,撰文《“未卜先知”的嘀嗒出行:摘掉顺风车的帽子,扛起出租车的大旗》,其中列举了嘀嗒出行在出租车网约化方面的成绩,并指出嘀嗒出行正在刻意淡化过去赖以为生的顺风车拼车业务,转而挑战短期不能带来直接利润的网约出租车业务。

  就嘀嗒出行2018年在出租车网约化的成果来看,它是成功的。与多地方出租车协会合作推进业务,承办巡游出租汽车改革发展政策研讨会等等,都表现出了其在出租车网约化上的决心。

  更重要的是,嘀嗒出行品牌随着出租车业务的开展更加深入人心,口碑也随之提升。众所周知,一家企业的品牌增值并不容易,并且受到多方面影响。但嘀嗒出行依托于出租车网约化,成功将品牌认知度提升。截止去年10月,嘀嗒出租车已经在81座城市上线,叫车1分钟内应答率超70%。

  与之对应的是嘀嗒的顺风车业务,由于顺风车业务可以为企业带来直接利润,且存在大量需求,嘀嗒出行在平衡业务重心时犯了难。出租车业务所带来的品牌增值作用,与顺风车业务所带来的直接利润,嘀嗒出行不想放弃任何一方。但仔细想想就会知道,一旦顺风车业务出现恶性事件,出租车业务此前的成绩都会被泯灭掉,舆论甚至可能还会质疑平台是否有能力保障出租车乘客的安全。

  虽然嘀嗒出行在其App中已经将出租车放置在叫车页面的第一位,且其CEO宋中杰在研讨会上称助力出租车行业复兴是其战略目标,试图淡化顺风车业务以展现出租车业务才是其目前工作重心,但顺风车业务出现事端,外界便会再将所有的过错归结到嘀嗒出行身上,这点可由去年滴滴事件看出。

  此外,今年春运期间由于少了滴滴顺风车,风险也转嫁至嘀嗒出行身上,可能是其顺风车业务上线以来的一次大考,但伴随着此次事件的发生,嘀嗒顺风车的口碑也将下降,嘀嗒内部应该评估一下顺风车业务对于自身品牌产生的负面影响有多大了,甚至应该考虑春运后是或否应该下线顺风车,以减少对出租车业务带来的影响。

  写在最后

  顺风车的产品模式如何更安全,目前没有一家出行先锋能够交出完美的答卷,嘀嗒延续着传统,哈啰借芝麻信用助推行业升级,谁更安全目前没有定论。

  著名作家张嘉佳说,日夜交替,永远有光,永远照耀前进的人,顺风车行业也是如此,需要依托于飞速发展的互联网基础设施进行升级。

  张嘉佳也说,他们破产,他们重建,他们终于习惯异国他乡。

原创文章,作者:周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1.sootoo.com/content/678845.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